打竹板,响哗啦 快板艺术有了家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热门tag: 李润杰 山东快书 梁厚民 快板沙龙 常志 西游记 快板 王学义 天津 更多 >>
首 页  板闻联播 |  快板群星 |  快板听吧 |  快板文本 |  快板有学问 |  跟我学快板 |  专 题
返回首页

《当代中国曲艺》——快书快板类(2)

时间:2014-06-23 13:38来源:《当代中国》 作者:admin 点击:
  
《当代中国曲艺》    第四编:快书快板类曲艺
 
第十四章  快书快板类曲艺及其特色
 
第二节 数来宝、快板、快板书
 
    数来宝、快板、快板书这几种板话形式,流行地区十分广泛。可以说它们是汉语地区最大众化的民间文艺之一。在这三个曲种中,最先出现的是数来宝,但各地对其称谓不同:有的叫做“顺口溜”,有的称为“溜口辙”,江南则叫它“练子嘴”等等。
 
    数来宝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曲艺形式。其发源地、产生的年代,均未见史料记载,只有一些可供参考的传说。
 
    据前辈艺人讲,早在明朝之初,就有了数来宝的师承关系和十三个门户:北京一带有称为“寒三门”的“索、李、朱”三家;江北有“丁、郭、范、高、齐”五家;江南有“桃、柳、杏、花、春”五家。
 
    该曲种的原始作艺形式,是艺人走街串巷,在店铺门前演唱索钱。艺人凭借对该店行业的广泛知识,把商品唱得比店里经营的更丰富、更齐全,使店主感到,经艺人一“数”,他的店里犹如“来”(增添)了“宝”(货物),故该曲种便称“数来宝”。还有的人认为:由于艺人对店里商品的特色、质量等方面的优长,做了生动、形象地描述和渲染,引起了顾客的兴趣和购买欲望,会使该店生意更加兴隆,店主会因艺人一“数”而增(“来”)财进“宝”。
 
    数来宝用原始形式作艺,经历了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在旧社会,很多城镇(甚至农村)都有此种艺人的踪迹。清末民初,在北京地摊上出现了“撂地”的数来宝艺人。到了三十年代,撂地演唱的逐渐多起来,当时有名的艺人如曹德奎(艺名曹麻子)、刘麻子、霍麻子(二人名氏不详),号称三麻子,以及海凤、鲍忠霆(人称二鲍)、雷雨田(人称二雷),还有董来、和顺、小老美(艺名)、王玉生(艺名小二王)、吴寿山(艺名一撮毛)、郝振庭(艺名郝傻子)等,都曾是名震一时的数来宝撂地演出的艺人。
 
    由走街串巷到撂地演唱,不仅丰富了数来宝的唱段,而且曲种本身在艺术上也更加成熟了。所以,不久它就进入了小戏棚子。三十年代末,又进入了曲艺园子,据讲是艺人王凤山首次在北京新罗天演出了数来宝。四十年代初,戴少甫、于俊波在天津燕乐升平登台演出,以相声形式出现,把若干数来宝唱段联缀在一起。这时的数来宝已不是单人演唱,而是引进了相声的捧逗,“铺场”和中间的某些段落,干脆就采用相声形式。后来很多相声演员都会唱数来宝,数来宝演员也说相声,而数来宝也成了相声中的一种节目。所以像《棺材铺》等传统数来宝中,都有一大段一大段的甲乙对白,大多是甲唱、乙说的演出形式。
 
    甲乙对唱的对口数来宝形式,在该曲种进入游乐场所之后,已经形成。走街串巷作艺时,大都是单人演唱,个别也有二人在一块搭伙演唱的,甚至有时还有数来宝群,但演员彼此之间没有多少有机的联系,不过是这一个唱完,那一个接上,演员间只是接替关系。而对口数来宝的主要特征是:甲乙双方乃是捧逗关系,或者说主要是捧逗关系,尽管有的对口数来宝唱段捧逗与接替两种形式并存。甲乙间具有捧逗关系的对口数来宝,也较早地出现于人民军队里。部队文艺战士努力寻求表现新生活的艺术形式。不少熟悉或掌握某些曲艺形式的青年参军,把不少曲种引入革命部队,数来宝就是其中的一个品种。利用这一曲种表现新内容影响比较大的是胶东军区国防剧团的栾少山。一九四一年,栾少山参加八路军胶东五旅国防剧团从事抗日救亡演剧活动,他在曲艺的创作和演出上,做出了突出成绩。对数来宝在人民军队中的普及,起到过奠基作用。
 
    对口数来宝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进入了发展的高潮。一九五八年,在总政文工团从事曲艺工作的刘学智、徐乾学、刘洪滨合写的《青海好》,翌年他三人与白奉霖合写的《人民首都万年青》,以及刘学智、刘洪滨来战友曲艺队后合写的《从军记》等对口数来宝新作,曾产生过较大影响。在首都的文艺舞台上,以及在驻京部队和北京军区所属部队中,经常出现他们演唱的对口数来宝,受到了首都观众和广大指战员的喜爱,也得到了有关单位的重视。一九六一年五月,总政治部军人俱乐部为驻京部队文艺骨干举办了“数来宝讲座”,由刘学智讲授对口数来宝创作表演的基本知识。随后,主办单位印成内部材料《数来宝的创作和表演》,下发到全军团以上俱乐部,从而使数来宝这一曲种在全军得到推广。一九六四年上海出版社将此书公开出版,向全国发行,对军外也产生了较大影响。
 
    一九六○年代初至“文化大革命”前,数来宝的编演活动非常活跃。它在曲艺演出中已成主要曲种之一。经过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毁灭性摧残,到七十年代末,数来宝开始复苏,有一些对口数来宝的新作出现,在全国和全军举办的会演、调演活动中,也曾出现过获奖的数来宝节目。
 
    在板诵体曲种中,为人们所熟悉的另一种形式是快板。
 
    快板这一名称来自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里。四十年代前后,抗日根据地出版的刊物中,就登载过以这一名称为曲种形式的文艺作品。早在人民军队建军之初及其后来的各个革命战争时期,军队中的快板,以其宣传鼓动的战斗作用,立下过汗马功劳。它不仅活跃在鼓动棚里,在阵地前、堑壕内,也经常出现于群众自娱的文艺活动中。这种快板的特点是篇幅比较小,大多是“三言两语”的或者“十句八句”的小品。它近似于走街串巷时的数来宝:一是具有很大的即兴性,现编现唱;二是其唱词大多是用于现场鼓动的片断。这种短小的快板,很快在部队中普及,以至发展成“枪杆诗”、“床头诗”等等。部队中出现的快板诗人毕革飞,就是一位突出的代表。
 
   毕革飞是一九三八年参加八路军的老战士。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他创作了大量的快板诗作,被战士称为“快板大王”。其作品如《气死敌人》、《巧借麻袋》、《延安空城计》、《运输总司令》、《庆祝解放临汾》、《正气歌》等近百篇,具有很强的战斗性,语言通俗易懂,活泼生动。不少篇章曾在部队中广泛传诵。
 
    另一位对于这一艺术形式的发展起过重要作用的,是著名的农民快板诗人王老九。他原名王建禄,因排行第九,故群众都亲切地称他王老九。其作品如《唱不完的歌》、《老人变年青》、《进西安》、《进北京》、《贺国庆》等等,都是优秀的快板诗篇。
 
    能够在曲艺舞台上独立演唱的快板,则需具备相当大的篇幅,大都在二三百行、三四百行不等。独立成篇在专门演出场地演唱的篇幅较长的快板唱段,产生于数来宝艺人和一些快板作者之手。比较有影响的曲目,如《诸葛亮押宝》、《黑妞妞》(原名“一窝黑”)、《董家庙》、《十字坡》,以及反映时事的《直奉战)、《打南口》、《张大帅殡天》、《枪毙“白面儿”》、《女招待陪酒》等等。其中既有移植、改编的,又有新写的作品。有的艺人演唱这些新作品时,曾称之为“文明数来宝”。而绝大多数艺人在演唱这些移植、改编和新创作的唱段时,其曲种名称,都是报的数来宝。
 
    从以上列举的这九篇作品来看,在创作上它们已经超出了数来宝的表现手法。按其艺术特色而论,有几篇相同于现在的快板;有几篇则相同于现在的快板书。由此可见,快板、快板书这两大曲种在当时已经形成,只是当时还没有确切的名称来标明这两个不同于数来宝的新曲种。从而也可看到,快板、快板书都是数来宝艺人(包括参与创作、移植、改编的作者)创造出来的。
顶一下
(3)
42.9%
踩一下
(4)
57.1%
------分隔线----------------------------
 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添加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订阅号:中国快板网

    微信号:kuaibanwang

 推荐内容

louis vuitton handbags in paris france cheapest authentic beats by dre new balance outlet allston new balance de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