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竹板,响哗啦;快板艺术有了家!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热门tag: 快板 王学义 山东快书 梁厚民 李润杰 新闻 郭德纲 李少杰 河北 更多 >>
首 页  板闻联播 |  快板群星 |  快板听吧 |  快板文本 |  快板有学问 |  跟我学快板 |  专 题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快板文本 > 李润杰作品选 >

[文本]夜袭金门岛

时间:2004-09-08 23:49来源:《李润杰快板书选集》1 作者:李润杰 点击:
  

漆黑的夜里象墨染,
海面上飞来了—条船,
这条船直奔金门岛,
真好象风驰电掣箭离弦。
掌船的名叫洪顺利,
二十多岁是个党员,
船上头坐着人五个,
一个个身强力壮好威严。
看他们的打份都是渔民样,
每个人可都有武器带身边,
有冲锋枪、手枪、手榴弹,
匕首尖刀插腰间;
头上戴着游泳帽,
信号灯就在上边安。
要问他们是干什么的?
这就是咱们的神兵侦察员。
船头上是侦察英雄纪组长,
他的名字叫纪忠谦,
住家就正山东省,
侦察工作他干了十三年啦,
他常到敌人心脏去活动,
还不论黑夜与白天,
金门岛他来来往往很随便,
是神出鬼没无遮拦,
船舱抓俘虏,越海搬炸弹,
三探金沙岗,纵横闹翻天;
敌人闻名皆丧胆,
人送他外号叫“纪神仙”。
蒋匪军官为他撤职挨枪毙,
美国顾问把阴谋诡计都用全:
山下边设下五道轨条寨,
铁丝网围了一圈又一圈,
壕沟一道又一道,
沟底上密排铁镢象刀山,
化学地雷都布满,
一个一个放在沙滩,
什么探照灯照明弹,
警钟环绕把山圈,
明哨暗哨流动哨,
来往巡逻紧盘旋,
金门岛真好象撒下天罗与地网,
想要挡住我们侦察英雄纪忠谦势比登天难。
纪组长今天又接到新任务,
他带着四个侦察员,
有石玉柱、刘克坚。
还有洪贵、温再贤。
他们要到金门抓个舌头回大陆,
正赶上今晚是个月黑天,
面前什么也看不见,
他们乘着小船往前蹿。
石玉柱坐在桅杆下,
对着洪贵把话淡:
“嘿!这个天真是伸手不见掌呀,
天越黑咱们行动越方便。”
洪贵说:“咱们方便敌人可有点不方便了。”
这时候纪组长在船头开了言:
“同志们,我们大家作准备,
准备潜水奔沙滩。
这地方离岸大约一千多公尺,
洪顺利同志停住船吧。
要时刻注意我们发信号,
看见灯亮马上就过去别迟延。
“是!”洪顺利忙把桅杆来放倒,
为的是不让敌人探照灯照着船。
英雄们纷纷下船潜水底,
一口气游了一千多公尺上了沙滩。
这沙滩上的化学地雷看不见,
他们两手摸着往前翻,
摸到手当时就卸雷管儿,
这工兵常识他门也学得全。
越过濠沟穿过铁丝网,
扫清障碍模着山啦,
纪组长往上仔细看了看,
这个地方是悬崖。
正看着,“嗒嗒嗒嗒”突然一阵机枪响,
在身旁过来了刘克坚:
“组长,你听这枪声来得很奇怪,
是不是敌人看见咱啦?”
“不可能,这声音不象真枪响,
你仔细听听别动弹。”
“噢,原来是敌人放电影,
设电影晚会接待咱上山。
上次来敌人也是放电影,
被咱们绐消灭半个班,
临走带着他的副班长,
今天来又用电影晚会接待不新鲜啦!”
组长说:“老刘不必说笑话,
咱抓紧时间听听口令再上山。
如果要得着敌人什么口令,
金门岛咱随便畅行无阻拦。”
“对!”听了一会电影散啦,
敌人们唏哩呼噜回房间。
听脚步有的是三五成群往西走,
也有的十个八个往东返。
又听附近有人喊:“谁?”
(白“我!”
“注意呀!防备共军爬上山。”
(白“是!”
听了半天没口令,
敌人们都是“谁”、“我”地这样来接谈。
过了一会山上头静悄悄地无声响,
纪组长轻轻地叫声温再贤:
“你跟洪贵在底下,
咱搭起人梯现在就上山,
如果不听到我的命令,
即便是敌人看见也别动弹。”
(白)“是!”
英雄们脚蹬肩膀刚站起,
纪组长两手还没到顶边,
就听哗啦一声枪栓响,
(白)“谁?不要上啦!我看见你啦,别动弹!上来一个,上来俩,我在这儿等你们老半天啪!快叫班长去!”
嗨!敌人在上边这一喊,
要不知道的就麻烦啦,
这是一种精神战术,
是美国顾问亲口传的,
有人没人他都喊,
没看见他也喊看见啦。
敌人使用这套鬼把戏,
没想到今天遇见纪神仙,
纪组长不但一点不慌乱,
还要看看这小子怎么叫唤。
一长腰见一个大个儿冲着海面,
卡宾枪就在手中端,
两只眼离离疾疾四下看,
抱着膀,斜楞肩,嘴里叫着直转弯。
纪组长心说:小子!你别咋唬,
一会儿叫你真看见,
你趸来这套美国货,
在我这儿推销卖不了钱。
这家伙咋唬了半天没人理,
这时候来了个小个儿答了言:
“喂!你别光在这一个地方喊,
给我来颗烟卷冒冒烟吧。”
大个说:“胡班长,上月饷您关了整六万,
难道说您就没钱买盒烟?”
“嗐!你就别提那六万啦,
一提这钱字我就烦!
那天我在街上转了转,
六万块整买三盒草包烟,
有了烟我没钱买洋火,
瞪瞪眼我给他五万九千元,
讹了他一千块钱买的洋火,
往回走我要抽颗烟,
‘哧啦’一划连上火啦,
噗!把一盒洋火全着完啦!
手心烧了一大片,
也没点着这颗烟。
真他妈的又倒霉又没钱,
天天还提心吊胆带为难。”
大个说:“这个日子就是不好过,
谁的兜里都没钱。
我的爹妈全都在大陆,
生活不定多舒坦哪。”
这小个子说:“咦?你是不是想往大陆跑?
我要把你这想法对着排长谈。
今天排长没有回家在这睡哪,
我给你报告还挺万便。”
大个说:“班长您别嚷啦!
你不是要吸烟吗?我给你烟。”
小个子接过烟卷拿在手:
“哎,你再到那边转一圈,
东西两边喊一喊,
在这要注意共军爬是山。
你要能抓住共军一个兵,
美国顾问得赏你美金一千元。
你要胡思乱想打算回大陆,
留神枪毙,子弹把你的脑袋穿!”
大个子连说“是、是、是,
胡班长您快到房前去值班吧。”
(白)“走!”
说罢他们俩人分了手,
我们纪组长把腰一长蹿上山,
听了听四下没动静,
看了看附近没有敌人在跟前,
这才把绳索放下去,
英雄们手抓绳子往上攀。
眨眼间英雄们全都上到顶,
纪组长轻轻地叫声温再贤:
“你留在这里作警戒,
我们完成任务还从这儿下山。
注音联络,要隐蔽好,
有敌人来,不踩上你脑袋都别动弹。
现在我们要到里边抓舌头,
有两个任务你承担:
我们抓来人,有敌人追赶,你要打阻击战,
第二是灵活机动地联络咱那只船。。
(白)“是!”
纪组长说完就往里走,
石玉柱、刘克坚、洪贵他们紧随在后边。
大约走了一百公尺远,
见一座大房在眼前,
前后都有交通沟,
明堡暗堡在两边,
那小个子就在房前站,
脸朝着海面正抽烟哪。
纪组长一看正是好机会,
他用手一拉刘克坚,
四个人顺着交通沟来到房子后,
纪组长低低的声音把行动计划谈,
“老刘,刚才这小个子要烟卷,
说有个排长在屋里边,
现在你跟我进屋去,
咱把他架出来往回牵。
到里边你负责把敌人枪支控制住,
一切就全都属于咱啦。”
(白)“是!”
“石玉柱,你负责监视那个小个子,
也防备那大个子往回返。
不到必要时不准开枪打。”
(白)“是!”
“洪贵你隐蔽在东房山,
看见我们架出人来你准备好手榴弹,
要出了事,顺窗户你就往屋里填,
冲里边再打几十发子弹,
要保证屋里敌人全部都清灭完。”
(白)“是!”
纪组长把话说完就行动,
身后头紧跟着刘克坚。
他们贴着墙根进到屋里面,
里头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见。
纪组长顺着山墙这么一摸,
敌人的枪支都挂在上边,
刘克坚就把这些枪支全看住了,
纪组长听了听敌人做梦睡得正甜,
有个小子叭嗒嘴,“哼……我吃点……。
纪组长心说:这个小子怎么这么馋,
睡觉全都忘不了吃,
一会给你俩手榴弹解解馋。
顺着铺边摸着敌人脑袋往里走,
数数个儿就知道是一个排是一个班啦。
摸一个数一个:“一个两个三个……”
真好象年底结帐把货盘。
一直数到第五个,
这个地方铺板有空间,
仔细一摸是个单铺,
在上边有个家伙睡得正甜,
这小子睡觉出花样,
是什么毛病都占全啦:
咬牙、放屁、叭唧嘴,
呼噜、梦话还带打拳。
纪组长心想:这个家伙睡单铺,
很可能是那个小军官,
(白)嗯!就叫他。
“哎!醒醒、醒醒,该上岗啦。”
这小子哼哼两声没动弹。
(白)“哎!醒醒、醒醒,该上岗啦。”
哈,这小子醒了大发雷霆不耐烦:
“你他妈的叫谁的岗!
你叫谁上岗去接班?
(白)混蛋!嘿……咳。”
这小子骂了两声又睡了,
纪组长一看心喜欢:
没错啦,这小子准是敌排长,
不站岗一定是个官呀:
“哎!醒醒,我不是叫你去接岗,
海面上发现共军的船啦!”
”啊啊!”这小子“呼噜”一声忙爬起,
纪组长早把他的鞋给趟一边啦。
这小子下地乱膜鞋,
纪组长一想:等他摸到门口,再架他的胳膊、掳他的肩。
这时候外边那小个子听屋里有人在叫岗,
也觉着这事很新鲜,转身就要进屋来看看。
纪组长听见脚步声,
就知敌人到房前,
匕首刀早就准备好,
刘克坚站在门旁也把眼瞪圆,
可哪知道这小子还没到门口,
石玉柱已经到了他的身后边,
“噗”的一声匕首刀插进他的前胸口,
这小于顽固到底啦,临死他还把枪机扳,
(白)“叭叭叭……”
枪一响屋里的敌人被惊醒,
纪组长、刘克坚,架起敌人排长就往外牵!
敌排长当时摸不清怎么回事,
纪组长一托他屁股给架到门外边,
一回手就把门关上,
屋子里“轰隆”一声震翻天,
是洪贵扔下两个手榴惮,
“嗒嗒嗒”冲锋枪—晃打连环,
这一打屋里敌人满没动,
是一个没剩都玩儿完啦!
这枪声,岛上敌人都听见,
连美国顾问都直叫唤。
那大个岗哨听见这儿枪声响,
准知道是来了咱们神兵侦察员,
吓得他浑身哆嗦出冷汗,
拨头就往地堡里边钻。
敌排长这时也明白啦,
也看出来是咱们的英雄侦察员,
他张开大嘴刚要喊,
纪组长伸手就把他脖子扳,
他把身子一仰往后坐,
想耍死狗耗时间。
纪组长掏出匕首尖刀说了话,
“告诉你,找姓纪,是解放军某队侦察员,
你要死要活快说话,
决不许你耍野蛮。”
这小子一见刀子害了怕:
“哈……哈……我走,我走,您就是那位纪神仙。”
“少说废话,快点走!”
“哎:走!我要早知道是您,早就不麻烦啦!”
这时候四边脚步声音特别乱,
最少来了敌人一个连。
纪组长灵机这么一动,
撤步抽身到了房前,
冲着这房子高声喊:
“谁打枪?混蛋!黑更半夜闹翻天啦!
你他妈的要造反,
出来我枪毙你个王八蛋!”
这一喊跑来的敌人都听见啦,
有的说:“他妈的,这趟跑得真叫冤,
敢情是他们自己乱哪!”
那个说:“回去睡觉甭掺言。”
敌连长一听,说:“混蛋!
这是谁乱把命令传?
他妈的跑步!……到那个房前看一看。”
嗬!敌人们唏哩呼噜到房前,
一看地上躺着个死班长,
房子盖都炸坍啦。
敌连长大叫一声:“快点赶!”
这时候四位英雄早就下了悬崖,
温再贤早就发出信号灯,
洪顺利己然靠过来船,
英雄们押着俘虏把船上,
胜利返航开了船。
随后东面的敌人也赶到,
西面的敌人也到了山边,
“哗哗哗”,天空升起照明弹,
漆黑的夜幕变白天啦。
“咔咔咔”,枪炮响成一个蛋,
打得海水上下翻,
洪顺利把小船开得快如飞,
神出鬼没浪里钻。
纪组长微微一笑说了话:
“敌人的礼貌很周全,
咱们来,用电影晚会作接待,
临走还欢送,放炮又放鞭。”
说话间小船胜利回到大陆,
押着俘虏下了船。
英雄夜袭金门岛,
机智勇敢美名传。

(1960年作)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添加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订阅号:中国快板网

    微信号:kuaibanwang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 [文本]千锤百炼

    刚入伍的战士叫新兵, 入伍一年就叫老兵, 老兵能把新兵带,...

  • [文本]三打白骨精(完整版)

    说的是, 唐僧到西天去取经, 一路上, 师徒四人跋山涉水的赶...

  • [文本]隐身草

    有一个才迷的地主叫钱包, 嘿!这个家伙。 是个瓷公鸡、铁仙...

  • [文本]立井架

    唱对口快板是俩人儿,两副竹板打出一个点儿来一个音儿。抓革...

  • [文本]劫刑车

    华蓥山,巍峨耸立万丈多, 嘉陵江水,滚滚的东流像开锅, 赤...


louis vuitton handbags in paris france cheapest authentic beats by dre new balance outlet allston new balance de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