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竹板,响哗啦;快板艺术有了家!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热门tag: 快板 王学义 山东快书 梁厚民 李润杰 新闻 郭德纲 李少杰 河北 更多 >>
首 页  板闻联播 |  快板群星 |  快板听吧 |  快板文本 |  快板有学问 |  跟我学快板 |  专 题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快板群星 > 板界传奇 >

李润杰和相声的不解之缘

时间:2005-01-13 18:15来源:1986年第3期《曲艺》 作者:笑暇 点击:
  

 

    李润杰不仅是快板书艺术家,也是一位博学多能的相声演员。他自十六岁跨进曲艺圈子后,从艺已半个世纪了。几十年来他好学不倦,在继承传统艺术精华的同时,善于调动自身的优长,勇于创新实践,在艺术道路上,努力向高峰攀登。

    他演唱快板书是博采众长,改革更新的产物。他敢于革新,也善于革新,把击节韵诵的快板加了个“书”字,就是要继承发扬民族的说唱艺术,这是李润杰三十岁以前采花酿蜜,  时至今日仍在孜孜以求的新品种。听众从他的代表作《劫刑车》、《抗洪凯歌》、《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中,不难发现其中有融进相声艺术的东西。他在快板书演唱中讲究“有说有唱.配句得当”。仅句式就有“单、双、贯、切、跺”和“重迭、连迭”等多种,充分显示出他掌握和运用语言的功力,从中看得出从相声中吸收到营养又变通运用的心血劳动,可称入微则生变。相声,评书、快板本来一脉相承.不少相声演员都擅唱快板,快板演员也兼说相声。这方面,快板名宿高风山、王凤山和有些中青年演员都是如此。

    笔者在撰写《谈朱相臣的捧哏艺术》时,曾找到一张六十年代初期朱为李捧传统相声《卖布头》时的照片,原来他们是老搭档了!四十年代初就曾在东北各地合作,艺术上、生活上都能相知相煦,相濡以沫。看到李润杰手持白绢(象征布头)的眼神和面风,不仅忆起当年舞台演出的情景,耳边萦绕着润杰同志那清脆悦耳的吆喝声:“……刮风也不透,下雨也不漏,多么快的剪子也铰不动它!”和“这就是老太太叫猫:“花、花、花洋绉啊! ”不仅吐字清晰,气口匀称,行腔运腔上也别具功力。叫卖两块布头的“趟子”,疾徐有致、张弛交错,真不愧为“贯活加唱”,显示出李润杰的艺术功底与勤学苦练的精神。怪不得当时广大相声听众常给天津电台写信要求重播这一节目。一位工人相声爱好者高兴地对我说:  “同是一段《卖布头》,不同演员演来各有特色:郭荣起、侯宝林、常宝霆、罗荣寿、闫笑儒等,都有自己的创造。李润杰这段儿也挺拿手。从货声到估衣、布头都揪人的耳朵,让你乐于听下去。”李的患难知己胡振江称赞他:“润杰这段,好在见火候儿。可称麻、辣、凉、香、甜五味俱全……”

    由此可见,李润杰说相声并非即兴串演,而是当行出色,驾轻就熟。他出生于武清县大桃园村,从青年时就浪迹江湖。主要是以说相声、评书为业,后来兼唱快板、太平歌词、竹板书等。在长期的作艺生涯中,逐渐喜爱并变革了“数来宝”的唱法打法,用以演唱《鲁达除霸》、《武松打店》、《诸葛亮押宝》等,深为听众欢迎。建国后开始持笔创作,说新唱新,自编快板作品反映现实生活。五一年去西安演出,结识了一些作家与诗人,在写作与演唱上均有新的飞跃。由于思想觉悟不断提高,曾获得“西北五省先进艺人”的光荣称号。在相声艺术上又得到前辈张寿臣、陈荣启、张杰尧(当时均在西安市演出)的指点。五二年回津不久就参加了第二届赴朝慰问团,偕于宝林在朝鲜战场演唱快板《长征》、《战士之家》等,以通俗晓畅、感情充沛为志愿军指战员所喜闻乐见。

    归国后,毅然结束了流动卖艺生活,归属了天津电台广播曲艺团。此时,他仍有表演相声的想法。曾建议将当时在齐齐哈尔市的冯立璋同志调来合作。经领导干部反复动员与耐心帮助,才决心专攻快板。在领导和同志们的具体帮助筹划下他继续改革,演唱了新作品《谁是英雄》、《老婆子和小金鱼》、《赶穷魔》,并移植了山东快书的《一车高粱米》、《电话员抓俘虏》、《武松打虎》等,演唱后博得了群众的欢迎信任,这时才定名“快板书”。后来又陆续编演了《隐身草》、《燕青打擂》、《杨志卖刀》、《火焰山》和深入生活创作的《金门宴》、《红太阳照进苦聪家》、《英雄榜》等;又在专业、业余演员中课徒授艺,使快板书风行全国,为人民曲艺园圃增添了新的花色品种。

    李润杰在用快板书为人民输送精神食粮中,一时也没有离开过相声艺术.从他演唱快板书的精湛技艺,人们可以看出他在相声艺术上的素养,他所以能成为快板书艺术家,除开党和人民的培育和自身的“坚忍、认真、韧长”外,也受益于“相声大堆”。先后和李润杰一起搭伴表演相声的著名演员有高笑林、朱相臣、康立本、冯立璋、姜呈林、阎笑儒、于宝林、冯宝华……都交口称赞他“会得多、使得活、装嘛象嘛,唱嘛是嘛味”。 解放初期,他在天津“新三不管”开辟了一处相声场地,吸引了不少同行参加。老前辈周德山(艺名周蛤蟆)、李寿增和擅演“文哏”的孙玉奎都曾在那里联袂献艺,一时掀起热潮。

    李润杰出身贫苦,颇知生活艰辛,平时乐于助人,怜灾惜弱,女相声演员于佑福正因细故遭受排斥,由于无处搭伙生计困难,求告无门、李得知后慨然邀其合作。于佑福在有关同志扶持下重返南市相声大本营“连兴茶社”献艺,每提及此事都不胜感激。五二年李自西安返津时也曾在“连兴”短期演出相声,观众反映极为强烈,每次登场至少连演三段,他长于“子母”、“杂学”、“贯口”各类节目,于佑福不仅为他捧哏,李唱快板时还为其“贴板”,颇为增色。

    尽管李润杰在相声艺术功底厚、造诣深。由于旧时代封建门户观念较深。曾使他备受歧视,某此正统派人物斥为“不归路儿”。一九四八年在天津另一相声大本营——“声远茶社”献艺时,主持业务的杨少奎决定收他为师弟,李甚感欣喜,因杨是前辈焦少海(焦德海先生之子)弟子,可谓“正门正户”矣!有一天杨少奎拉着李润杰去南市某戏院后台,当时,李从未进过大剧场的后台、一时不知所措,细一问,原来是带他来拜见师兄,据说这位师兄不仅是焦少海的大徒弟,也是同辈中入门最早的大师兄,所以非来拜见不可。杨少奎让他在后台楼下等着,自己上楼去向师兄说明原委,一个小时过去了,还不见人来。李润杰心里很焦急:哎呀!这位师兄真难见哪!师兄接场演出时才下楼,杨少奎赔笑地说:“这是我给您收的师弟,往后请您多关照。”师兄大模大样地扫了李润杰一眼,就迈着四方步上台去了。等到他下场后才带答不理地听李谈了从艺经过,敷衍着说:“以后有事就来吧!”就这样把身怀妙艺的李润杰打发出来了!

    一直提心吊胆的李润杰走出后台才长吁了一口气望着满天的星斗。说了句发自内心充满感情色采的语言“干嘛这么大的架子?这天这地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啊!”谁也设有想到一九五六年后在“天津电台广播曲艺团”时,李润杰和这位大师兄同台献艺了!他们虽朝夕聚首,却未臻言欢,有时李热诚地请他指点技艺,他却端着名角儿的架子,只是浮光掠影地应付几句。久而久之,李润杰察觉到:“原来他谈不出深邃的真谛,却偏偏要以傲慢作掩护”是啊,只有虚怀若谷、勤劳多思才能获得真知,满足于一知半解就夸夸其谈和用谦虚掩盖空虚,用傲慢代替深思都是不足取的啊!

    过了一段,大师兄又发表议论了:“润杰能耐不赖,就是还缺少名演员的派头!”有人把这话传过来,李淡然置之,只是下功夫锤炼自己的演唱艺术。五八年排练新作《虎穴擒敌》时,声音化妆维妙维肖,就连一声咳嗽都能用来区别不同人物不论酷暑和盛夏,他总是持之以恒地苦练。他深知功由己出,应当“冬练三九,热练三伏”。正当他在南市华安街天津电台院内小楼下边用心血与汗水浇灌新花时,小楼上的大师兄正在边品茗边与同行们无边际的闲聊,确实有那么部分人,把相声的业务看成是海阔天空的聊天。大师兄有时还故意摹仿他为刻画特定人物的那声咳嗽。李仍不为所动,在艺术上不懈地求真求深,知难而进,终于从一个高峰推向一个新的高峰,每次演出后观众都报以敬佩的掌声与由衷的笑声。那位师兄也于激动中深感内疚,有一次,他在后台恭候李润杰下场,迎上去握住李的手说:“老弟,这才是功火不负苦心人哪!你的快板书里也揉进了不少相声技巧,用得挺活。”李润杰天真未泯地说:“我本来就是说相声的吗?我能有这点成绩,真得感谢您从各方面关心我……”此后,他们在新的基础上达到了新的团结。

顶一下
(7)
87.5%
踩一下
(1)
12.5%
------分隔线----------------------------
 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添加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订阅号:中国快板网

    微信号:kuaibanwang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louis vuitton handbags in paris france cheapest authentic beats by dre new balance outlet allston new balance de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