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竹板,响哗啦;快板艺术有了家!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热门tag: 快板 王学义 山东快书 梁厚民 李润杰 新闻 郭德纲 李少杰 河北 更多 >>
首 页  板闻联播 |  快板群星 |  快板听吧 |  快板文本 |  快板有学问 |  跟我学快板 |  专 题
返回首页

摇滚快板十年风潮录

时间:2006-01-18 03:41来源:《曲艺》 2005年10月 作者:杨鲁平 点击:
  


音舞快板《九六演习风云录》

  什么是音乐?音乐就是把音符组合成多层次的好听的腔调旋律。什么是舞蹈?舞蹈就是运用肢体动作编排出优美的姿态造型。什么是快板?快板就是将汉语词组汇集成节奏鲜明合辙押韵的唱段。这三种艺术形式除了艺术特质的区分,它们的美学价值都是同等的。

  然而,它们之间也有最大的不同。不同在于,音乐、舞蹈都是能联袂融合其他艺术特质的综合体。歌唱时有伴舞造势,歌剧中有朗诵、人物、表演。舞蹈,离不开音乐营造的氛围烘托,甚至融入杂技、艺术体操的技巧来丰满舞台画面。而快板则是一枝独秀,既不联袂音乐也不融合舞蹈,大白光一照,只靠七片竹板伴随着演员在舞台上展示着“孤独美”。虽然形单影只,但是快板以节奏性韵律语言的独特魅力,从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中叶,与音乐、舞蹈并肩璀璨在大舞台上,没有丝毫的逊色。特别是70年代,快板迎来了浓墨重彩的辉煌期。当时涌现出了一批优秀作品(本文不做举例探讨),在电台电视台播出后引起强烈反响,全国文艺舞台上掀起了快板热的第一次风潮。

  那时候的快板演员,不论你唱快板书还是群口快板、对口快板、数来宝,哪台综艺晚会能缺得了?一上台,唱完大段儿,不翻仨俩小段儿下不了场。为什么会这么火?因为当时国家经济发展滞后,老百姓生活水平低、娱乐项目单调,人们的心理节奏缓慢。这时的快板以歌颂体见长兼容讽刺,反映现实生活灵活多样快速准确,创作周期又短,成活率又较高,编撰的故事体段子尽管长达十五至二十分钟,但是韵律的形式,明快的节奏,扣人的情节,口语化的亲和力,完全吻合了观众的心理情绪,所以,深受群众的欢迎和喜爱。在这种环境氛围里,快板演员自我感觉好极了。无论是大师李润杰,名家朱光斗、刘学智、梁厚民,还是张志宽、唐文光——在舞台上那种自信,那种豪气,影响了我们当年一代热血沸腾快板青年。特别是70年代,我们部队文工团曲艺队基本就是快板快书队。不信?从牛群、黄宏大腕儿们算起,他们当年哪个屁股后面不是别着快板起家的。

  80年代后期,祖国改革开放了,我国物质文明建设飞速发展。彩电、冰箱、轿车、电脑多媒体信息传输,瞬间凋零了收音机、照相机和黑白电视机。时空交错、立体三维、模糊数学等等新概念,和国际全方位接轨。西方的艺术舶来品接踵而至,冲开了我们艺术殿堂的大门。一时间,迪斯科、霹雳舞、吉它弹唱、电声乐队风起云涌,以燎原之势蔓延在祖国城乡的大小舞台。一切来得太突然,令人膛目结舌的突然,快板没人看没人听啦。剧场里被电子鼓刺激得疯狂了的观众,以浮躁的喧嚣零距离的羞辱着往日辉煌的快板艺术家们“下去呗”、“换节目嘿”、“小快板叨哧那么长,多单调呀”!此时,没有是与非的争辩,没有真理与谬误的讨论,用不着玩儿斯文,就是不想看。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人们的观念变了,审美标准变了,生活方式变了,衣食住行的节奏变了,这一切的变化变得他们不允许自己耐着性子坐在剧场里来欣赏你二十分钟唱一段韵辙故事。跟不上时代节奏的变化就会被时代所抛弃,这是每一个演员要面对的残酷的现实。

  改革的振动波引发了阵容的裂变,有的快板演员坚守在桎梏式的堡垒里,忍受着精神上的饥寒交迫,有的快板演员面对现实,调整心态横向拓展,成为相声小品队伍中的新生力量。当时,军队曲坛就出现了一种现象:比赛、调演,快板作品繁多,回到舞台一个快板节目不演,都说相声。一时间,作为民族传统艺术瑰宝之一的快板被尴尬的束之高阁,笼罩在“文化遗产”的阴影之中。说实话,那段时光是刻骨铭心的。我内心感到特别忿闷。这里要强调一下,不是愤懑而是忿闷,这种忿闷是那种面对不受欢迎的现实无可奈何,但如何改变它去适应观众又无计可施的忿闷。而非一种对立性的观念冲突。

  1992年,在上海音乐学院附小上学的女儿放暑假回南京探家(现在是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音乐学院双硕学位、法国、比利时两项国际钢琴大赛第一名获得者)。“老爸,给你。你的快板过时啦,听听人家的节奏艺术。”我接过一看,是美国歌星杰克逊、摇滚说唱王汉默的两盘演出实况录音带。我坐在桌前打开了录音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一句英语不懂,可愣坐了一个小时一动没动。录音带里,演员操着快节奏的低沉沙哑的嗓音声嘶力竭的喊叫着,成串的句子不留气口儿的脱口而出,有一种临界窒息的感觉,伴随着极具动感的变幻莫测的鼓点和金属和声,时不时还夹杂着“喔——”“啊——”沙哑中透着亮音儿的气声伴唱,给我的听觉造成了极强的冲击力和震撼力。我心跳加快热血沸腾,身体随着节拍不由自主地晃动起来,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没有过的刺激和享受。当时,头脑里就闪出一个念头:咱的快板不也是节奏艺术吗?要是唱快板的同时,也加上音乐、舞蹈、声光电的配合,打造立体摇滚快板,又时尚又前卫,给观众感官刺激和想象的空间,不怕他们不喜欢。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我酝酿了很久,涉猎了国内外的有关资料。在一次朋友聚会的晚宴上,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江苏电视台导演沈洁。她当即对我说:这个点子太好了,抓紧搞,今年的春节晚会做一枚重磅炸弹推出去。沈导的支持和鼓励,给了我很大的自信和推动力。我邀请陈亦兵(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曲艺作家)合作,经过我们反复推敲和讨论,定下了歌颂改革的作品《市场行》。通过边逛边议论各类不同的市场,看老百姓生活实实在在的变化,折射出改革开放的成果。文字三易其稿获得通过。我拿着稿本找到作曲家方鸣(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副团长)说明来意,请他谱曲。他当时就笑了:“我谱一首歌词只有八句,给一百多句的快板谱曲,还要摇滚,前所未闻啊,就算啃这块骨头,从哪儿下嘴呀?”笑话归笑话,但方鸣是一位极富个性的创新派作曲家,他感受到了一个全新的艺术形式对自身挑战的诱惑,接下了这个任务。谱曲的进度很慢,用时一个多月。写一段,请大家来听(因为没有前车可借鉴),根据意见做出修改,再写下一段,一个市场一个市场依此类推,终于打磨出音乐带。审听的那天晚上,江苏电视台春晚编导组全体同志的兴奋劲儿那是无法用笔描述的。带着音乐带,我又找到了我团舞蹈编导周冬鸣(兼中央电视台“曲苑杂坛”舞蹈总编),他的第一反应竟是目瞪口呆半天没缓过神儿来。可架不住咱这说相声唱快板的嘴会侃呀,从快板的兴衰、创作的初衷、借鉴的手段到作曲的成果,那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啊,反正一个新的艺术品种的诞生的最后一把火非你周导点燃莫属,成败关键在此一举。记得我当时眼含热泪,庄严得就差唱《国际歌》了。周导感动得激情勃发,当场随着音乐即兴跳了起来。

  接下来一个多月,我们和舞蹈队的小伙子们在练功房里同甘共苦。想想看,要用霹雳、摇滚舞的肢体语言去诠释快板词汇的内涵和外延,那种苦思冥想的负荷真是达到了极致。按照周导的苛求,我必须随舞蹈演员一起跳动作组合,真正融为一体。排练中,我的腰也闪了,脚脖子也崴了,但还是咬着牙坚持着。摇滚快板《市场行》在江苏电视台1994年春节晚会正式亮相,随后在中央电视台《曲苑杂坛》栏目播出,好评如潮。就这样,我们在快板艺术领域终于迈出了改革的第一步,创出了融合东西方节奏艺术精华的新形式。

  初次成功,更激发出新鲜的动力。以《市场行》为突破口,我们开始在舞台上大胆尝试、实践新的创意,不断派生新的品种。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又和搭档陈峰宁等演出了摇滚说唱《话说电视台》、《晚会乐》、《十五大报告指航程》,音舞说唱《九六演习风云录》、《戏迷侃戏》、《情怀吟》、《开放的城市天天变》,音舞快板《丰碑颂》、《战毒魔》、《这方热土这方人》、《一切为打赢》、《我们万众一心》,音乐说唱《老爸的心里话》、《交通安全你我他》、《乳汁香飘千万家》等一系列作品,在中央、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山东等省市电视台播出。1997年,中国曲协在南京召开的全国曲艺新作品雅集创作座谈会上,时任中国曲协分党组书记刘兰芳、中国曲协主席罗扬、中央电视台文艺部主任王晓、相声表演艺术家马季等,都对这种新形式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肯定。

  摇滚快板、音舞说唱的诞生,绝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它是我们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集体智慧的结晶,它是市场经济艺术化的产物。为什么这么说呢?市场经济一个鲜明的特征就是供为求而生存。也就是消费者需要什么,厂家就生产什么。我以为,经济规律和艺术规律都该是殊路同归。艺术绝不能孤芳自赏,墨守陈规,社会需要什么,观众想得到什么,那就是艺术家的责任。摇滚快板在这十年间,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茁壮成长,为什么?它符合了社会发展的需要,符合了人们观念的变化,符合了群众审美的需求。

  摇滚快板是在传统快板的基础之上,借鉴融合西方节奏艺术的表现手段,创造出来的新的艺术形式。同时,在作品结构、板式结构方面,较之传统快板也有了新的突破和发展。摇滚快板的文字创作不是叙事体(故事体)结构,它借鉴了散文、报告文学的结构方式,以意识流的手法,拉起一条主线,板块式拼装。这种结构最大的优势是容量大、范围广,情节节奏、情景节奏转换迅速,演员之间不设置矛盾关系或捧逗关系,阶梯式层层递进,共同叙述。台本篇幅在100至130句之间,演出时间控制在6分钟以内。舞台上的说唱演员、音乐、舞蹈、声光电,叠错成流动的色彩的综合体,展现出大气势、大风范、大激情。

  摇滚快板在板式结构上也做了新的尝试,即:板式为内容服务。RAP的基本节奏音型是从头至尾贯穿2/4拍,在规定的小节、拍数中,交替使用4分、8分、16分音符。我们借鉴RAP的节奏音型为我所用,同时,还根据内容需要,打破RAP常规,以文字句子长短需要定板式。因为有时文字创作需要不拘泥的空间,意识上需要不受羁绊的自由驰骋,所以,板式的功能就是最大限度的准确的编排、表达这种文字情绪。实践中,我们在七字单尾句等等传统唱法基础之上,敢于突破规范,大胆运用最难上口的八字双尾句、四字垛等新板式,大量使用摇滚乐中更丰富的切分节奏,充实加强闪板、赶板、抻板等等传统板式的音乐律动感,在上下不规则拍数中,求得不合谐美。这样设计的优势是:让演员在舞台上,演唱不拘谨、不四平八稳,情感的宣泄更奔放、更直接,爆发力更强,现代气息更浓。

  摇滚快板以歌颂为己任,直接和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挂钩,歌颂政府的亲民政策,展示一个城市的面貌,颂扬各行各业的丰功伟绩,讴歌各条战线的英雄人物,品味百姓生活,折射出党的方针路线的正确深入人心。从演出实践来看,摇滚快板更能达到最直接的宣传效果。由于摇滚快板在形式上的不断翻新,演出效果火爆,加上媒体的宣传介绍,仿制者、加工出新者愈来愈多,使这种艺术形式愈来愈普及,愈来愈社会化,愈来愈平民化,逐渐形成了一种文化氛围。进入新世纪,在全国文艺舞台上终于掀起了快板热的第二次风潮。

  现在打造城市品牌的节日(如龙虾节、荷花节、茶叶节等),撤县建市的周年,召开全国性的会议,创业庆典,中央、省市电视台公益、行业性专题晚会,都借摇滚快板、音舞快板做展示的平台。专业团体演出,各地业余调演、群众汇演,文艺评比,参赛单位都不乏有摇滚快板。就说2004年的全军第八届文艺汇演近四十台晚会(包括戏曲、话剧),有十几台都上演了摇滚快板或音舞说唱,这组数字本身就是对摇滚快板这种艺术形式最好的肯定。空政文工团的唐文光、中国武警文工团的张保和、战旗文工团的董怀义等一批军队快板艺术家都为摇滚快板的丰富发展和普及做出了贡献,无形中已经形成了军团式的生力军。更可喜的是,在2005年中国文联“百花迎春”春节联欢晚会上,代表中国曲艺家协会唯一的一个节目就是音舞说唱《中国曲艺传佳话》。刘兰芳主席、姜昆书记和我们同台演出,更给予了我们极大的鼓舞和鞭策。让我团作曲家李恒(曲作者)、舞蹈家龚伟民(编导)感慨万千:你们的领导这么支持新事物,曲艺绝对有希望。

    有人对摇滚快板有非议,提出各种质疑,甚至有的行内专家,当我的面提出不同看法、建议。说实话,我挺感动,说明大家都在关心这个新的艺术形式,希望不断地完善改进它,我从心底里表示真诚的谢意。至于对那些偏激的全盘否定式的怒气冲冲的指责,我觉得这更是好事儿。曲艺界太少这种风气了,能争议的话题太少了,能掂量比较的、能平衡借鉴的、实实在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新玩意儿”少得可怜!

顶一下
(116)
99.1%
踩一下
(1)
0.9%
------分隔线----------------------------
 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添加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订阅号:中国快板网

    微信号:kuaibanwang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louis vuitton handbags in paris france cheapest authentic beats by dre new balance outlet allston new balance de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