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竹板,响哗啦;快板艺术有了家!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热门tag: 快板 王学义 山东快书 梁厚民 李润杰 新闻 郭德纲 李少杰 河北 更多 >>
首 页  板闻联播 |  快板群星 |  快板听吧 |  快板文本 |  快板有学问 |  跟我学快板 |  专 题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快板群星 > 板界传奇 >

高凤山拜师

时间:2006-07-11 11:49来源:中华相声网 作者:李崇生 点击:
  

   说起天桥,那可是北京城里一块出了名的地界。老北京人有几个没逛过天桥的呢,可人们对它的议论,却毁誉互见,各持一端。有的说它是旧社会的一个缩影;有的说它是北京城的一块风水宝地;有人骂它是藏污纳垢的大染缸;有人夸它是劳苦大众的乐园。甭管怎么说,有这么一个事实是谁也否认不了的:许多著名的曲艺、戏曲演员,都跟天桥结下过不解之缘,在这里,他们大都有过一段辛酸的往事。下面给您说一段北京曲艺团的著名快板书演员高凤山的故事,话就打天桥说起。

    那是五十多年前的一个阴冷阴冷的冬天。阴历年刚过,没出“破五儿”,大小铺子还没下板,街面上也没几个行人,一切都显得那么冷冷清清。

    唯独天桥,却是另一番景象。上午一开市,大大小小的摊棚货架陆陆续续的摆齐,五光十色的估衣杂货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年货一应俱全。推车的、担担的各就各位,那锅里炸的、屉里蒸的、铛里烙的五颜六色的吃食,冒着一缕缕热气,散发着一阵阵诱人的香味。几十个杂耍场子支起花花绿绿的篷帐,敲起了响器。前排的一圈长条大板凳坐的是衣冠齐整有头有脸的看客,凳子外面也围上了密密麻麻的人层。小贩的叫卖声、把式的吆喝声、观众的喝彩声与各种丝弦、锣鼓的响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曲社会交响乐。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有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孩子,看上去也就有七八岁光景。瘦瘦的脸,黑黑的手,脚上两只破球鞋一大一小,脚趾在外头露着,冻得象一个个小红萝卜头儿。孩子既不去看那令人眼花缭乱的武术杂耍,也没有听那些有趣儿的评书和口技,只是低着头一门心思地搜寻着地上那长长短短的烟蒂,他盼着早一点把小罐子填满,好去换几个铜板。天都快正午了,肚子里早就咕咕叫了。

    孩子扒开人群,又钻进了一个场子,数来宝的曹某人正在这撂地卖艺。恰好,一段活刚完,掌声四起,看客们纷纷把钱掷进场里,刹那间,那花花绿绿的纸币,金光耀眼的铜子儿撒了一地。孩子看傻了:这么多钱,能买多少窝窝头啊!他瞧瞧姓曹的手里的那副竹板,又看看自己手里提着的装香烟头儿的小罐儿,陷入了深思……

    姓曹的捡完了钱,打点好家什,发现满场的人早已走光,唯有板凳旁蹲着一个孩子,正盯着他出神。

    “还不走,在这儿发什么愣啊?”

    孩子站起来,整整衣襟,抹了一把快要流到嘴边的鼻涕,怯生生地说:“我想跟您学数来宝,成吗?”

    嘿,好脆生的童子音啊!姓曹的一阵兴奋。

    “你干嘛要学这玩艺儿呀?”

    “饿!”那童子音回答得十分干脆,“我想跟着您一块儿,挣钱,吃饭。”

    “你叫什么?”

    “高凤山。”

    “家住哪儿呀?”

    孩子半天没言声,慢慢地眼睛里滚出了两行热泪。   

    是啊,高凤山的家在哪儿呢?菜市的席棚,土地庙的供桌,“一条龙”饭馆门前的老虎灶……都是他的“家”。其实,他也有过一个真正的温暖的家。

    高凤山出生在京东三河县沈庄子一个贫苦农民的家里。三岁那年,家乡遭大旱,姐姐被人拐卖,妈妈连急带气不久便去世了。爸爸带着他和哥哥进了北京城,哥哥在一家火柴厂当工人,爸爸打鼓跑小市儿,爷仨儿过着半饥半饱的日子,没出三年,哥哥因劳累过度,吐血死了,爸爸忧虑成疾,躺了半年,也咽了气。从此,小凤山无依无靠,过上了流浪的生活,捡煤核、打执事、做零工、捡香烟头儿……为了求生,逼着他学会了许多本事,也饱尝了人世间的辛酸……

    姓曹的听了孩子的述说,起了怜悯之心,一咬牙:“成,我收下你了。”

    有人说:“天桥好比是个擂台,没能耐甭想在这儿混饭吃。”在这块方圆不过几里的地方,聚集着成百口子吃开口饭的艺人,他们当中,哪一个都有两手绝活,最出名的要数“八大怪”:唱滑稽二簧的云里飞,拉洋片的大金牙,说相声的焦德海,骂街卖药糖的大兵黄,耍幡摔跤的沈三……个个都有一手特殊的本事。姓曹的名气远不如“八大怪”,自打收下凤山,又多添了一张嘴,比平日更辛苦了,没有工夫坐下来正经地教徒弟。

    师傅没工夫教,凤山就自个儿偷着学。师傅在前面唱,他在下面认真听,注意记,没事儿了,他就到別的场子里转转,拉洋片、二簧、相声、口技他都爱听,也注意观察和揣摩。

    一天师徒俩收了场子回到家,凤山做完饭,刚端上桌,师傅开口了。

    “凤山呀,你也跟我不少日子了,老这么吃我也不是档子事呀!……”

    凤山心里有数,他从桌上抄起一副板,绐师傅深深鞠了一躬。

    “您的意思我早看出来了,我自个儿也准备了一段活,您要是听得过去,明儿个上地我就试试。”说着亮开了家伙,拉开了架式,随着节奏鲜明的竹板声,小凤山开口唱了一段从王凤山那里“偷”来的《渚葛亮押宝》。那清脆甜润的童音,干净的吐字,加上传神的表演、准确的板眼,喜得师傅一拍大腿说:“好啊,你还跟我留一手哪!我看挺好,明儿个上地就使它!”

    果然不出所料,小凤山的头一炮就打响了。自己学,师傅教,随着凤山的玩艺长进,来听他说快板书的人日渐多起来了。

 

(bazaar摘自《旅游》1986年第1期,大楼东打字、识别、整理,2006-04-24)

顶一下
(12)
75%
踩一下
(4)
25%
------分隔线----------------------------
 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添加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订阅号:中国快板网

    微信号:kuaibanwang

 推荐内容

louis vuitton handbags in paris france cheapest authentic beats by dre new balance outlet allston new balance de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