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竹板,响哗啦;快板艺术有了家!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热门tag: 快板 王学义 山东快书 梁厚民 李润杰 新闻 郭德纲 李少杰 河北 更多 >>
首 页  板闻联播 |  快板群星 |  快板听吧 |  快板文本 |  快板有学问 |  跟我学快板 |  专 题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快板听吧 > 王凤山 >

[音频]王凤山:双锁山

时间:2004-02-06 18:21来源:中国快板网 作者:王凤山 点击:
  

快板书:双锁山

表演:王凤山

 

陈桥兵变,北宋兴,
南唐北宋起战争,
赵匡胤兵伐寿州地,
要与南唐大交锋,
两军阵前打了一仗,
南唐败阵北宋赢,
不料想中了南唐的空城计,
只困得里无有粮草,
外无有救兵。
有一位东床驸马高怀德,
匹马单枪苦战争,
寡不敌众难取胜,
失机败阵退回了城,
幸有那勇猛善战的鲁正印
闯出重围去搬救兵。
搬来了桃氏三春领人马,
前部先锋赵美容,
且不言大兵杀奔寿州地,
单表那背母私逃的君保小高琼,
高君保要到南唐去报号,
匹马单枪奔往寿州城,
这一天小将正然的往前走,
见一座高山把路横,
红旗下,闪出了大言牌一面,
朗朗的言词写得清,
上写着,双锁高山单凤岭,
女寨主刘金定占此山峰,
年长二九一十八岁,
时到如今没把婚成,
有人要在山前过,
留下真姓和实名,
还得给跟姑娘比比武,
见一个胜败高低与输赢,
敌住了姑娘的文武刀马艺,
请上高山把亲成,
敌不住姑娘的文武刀马艺,
你想过此山万不能,
高君保看罢冲冲怒,
无名大火往上冲,
这个丫头立牌招夫太狂傲,
藐视我们天下的众英雄,
行说话,将梨花银枪抖了几抖,
磕嗤嗤,把大旗穿了个大窟窿,
他将银枪挂在得胜钩上,
背后又取出来兵器一宗,
竹节钢鞭赛虎尾,
单膀斩剑力无穷,
猛听得,啪嚓啦嚓一声响,
他把招夫牌砸了个碎零丁,
高君保扯旗砸牌刚要走,
惊动了山上的喽啰兵,
小王凯正在山头站,
叫一声小将你试听,
你扯旗砸牌不要走,
你等着我给我们家的姑娘把信通,
你要是等着是好汉,
你要是走了非英雄。
高君保点头说,好好好,
我正要看看这个丫头有何能。
小王凯转身上了山寨,
霎时来在了聚义厅,
见了丫鬟说了一遍,
小丫鬟转身往里行,
见着姑娘说一声报,
禀报姑娘出了大事情了,
山下边来了一员小将,
这个小子真是一个混帐虫,
扯旗砸牌还不算,
骂咱们的言语可不好听。
刘金定闻听冲冲怒,
直气得柳眉直立,杏眼圆睁,
银牙咬裂磕嗤嗤的响,
小脸蛋儿气了个红,
红了个紫紫了个红,
唇似碇叶那样的青,
三声喊破樱桃口,
恰好似搓碎了一朵茉莉花儿红,
描花腕一点破口骂,
骂一声山下的小狂生,
山前山后访一访,
姑娘我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扯旗砸牌竟敢无礼,
姑娘我不容你这个小子来逞凶,
说话欠身离了座,
霎时来在了更衣厅,
顶盔挂甲升了大帐,
她把那令旗令剑抱在怀中,
挑选了丫鬟整八个,
又选五百喽啰兵,
叫马童你去马棚,
给你家姑娘备过那匹桃红马,
叫丫鬟去到那个宝刀库,
给你家姑娘抬过那口绣绒大刀我出征。
下面答应说声遵命,
抬刀备马不消停,
刘金定她在寨门以外把马上,
提刀上马把令行,
令旗一摆发了人马,
咚咚咚,高山上放了炮三声,
走出了一队兵,藤牌就地翻滚
二层兵的扭枪手,手拿火绳,
三层兵三股叉托天叉,叉盘乱响,
四层兵四棱锏熟铜锏,锏放光明,
五层兵五节鞭水磨鞭,鞭打上将,
六层兵六合枪,枪似怪龙,
七层兵七星剑峨嵋剑是杀人不带血,
八层兵怀抱着短刀,刀挂红缨,
九层兵拦马桩,绊马索,拿人下马,
十层兵十面埋伏百倍威风。
刘金定,她在这个马上传将令,
大小的头目你们试听,
道要是宽了排着队的走,
道要是窄了,鱼贯而行,
倘若你们下山走乱了队,
人家笑话姑娘我年轻岁数小不会用兵。
一声令下如山倒,
哪一个大胆敢不听。
人欢马咤如潮涌,
她威风凛凛下了山峰。
高君保正在山下来等候,
只见那个高山上发来了兵,
临阵的头目到了切近,
再往后瞧,众家兵丁的两杆大旗分左右,
噗噜噜飘洒半悬空,
八个丫鬟开着马道,
在红旗下倒有一匹桃红马叭啦啦啦往外冲,
马上端坐着一员女将,
嘿!这员女将真叫威风。
凤尾金盔头上戴,
光华闪闪耀眼明。
两边下滚滚滔滔狐狸尾,
左右飘摆雉鸡翎,
身披着锁子大叶黄金甲,
罩甲征袍彩凤团花绣的精,
护心宝镜如同明月,
勒甲的丝绦五股拧成,
胭脂宝带宽有四指,
杀人的宝剑鞘内盛,
五色的战裙摭住马面,
咿咿咋咋、叮叮晶晶,
下穿中衣鹦哥绿的,
黄金宝镫放光明,
坐骑一匹素走阵惯冲锋的冲锋走阵一匹桃红马,
在手中托追军命取将魂的追魂取命绣绒大刀放光明。
只见她催动了人马把山下,
摆开了阵势要交锋。
只见丫头一催战马到了切近,
高君保他用枪一指把话明:
“呔!少爷我等你多时了,
来来来,见一个胜败高低与输赢。”
刘金定她勒马仔细看,
见一将连人带马好似一个粉妆成,
看光景不过二十岁,
是少年英俊真是威风。
他浑身上下似银器,
能人制造的百花的名。
芍药花儿银盔头上戴,
珍珠花儿的两朵素白花儿的缨,
身披着柳叶花儿的白色银叶甲,
雪花儿征袍上绣团花儿的龙,
护心花儿的宝镜如同明月,
兰草花儿的丝带系在腰中,
壶中密摆刺梅花儿的箭,
豆角花儿的洒带,
苜蓿花儿的弓,
蒺藜花儿的飞爪就在这个马鞍桥上挂,
拴着一条腥腥血染红绒花儿的绳,
竹节花儿的钢鞭捎在马后,
金银花儿的宝剑在鞘内盛,
皂角花儿的靴子挑着他的葵花儿的镫,
八宝花儿的鞍颤上绣万年花儿的松,
坐骑着一匹玉章花儿的马,
他把那梨花儿长枪手中擎。
奴家我们爱他,菊花儿梅花儿是一位花花儿的美男子,
说句话张张嘴一阵儿一阵儿桂花味儿的那么好听,
此人人才相貌真齐整,
我试试他的武艺精不精。
说话间,一催战马抡开大刀力劈华山朝下剁,
高君保鼍龙架海忙遮迎,
他们二人并没答话,
战在一处是大展其才、各显其能。
四支胳膊空中舞,
八个马蹄地下蹬。
这一个刀砍似闪电,
那一个枪扎好似入海蛟龙。
刘金定刀砍不离天灵盖,
高君保枪扎不离两肩和前胸,
他们二人大战数十余趟,
没分胜败与输赢。
刘金定一行战心暗想:
这员小将人才武艺真齐整,
枪急马快称得起出乎其类、拔乎其粹、盖世无双的一位美貌英雄,
此人有才又有貌,
与奴家配婚正相迎,
我们二人要是成了婚配,
准能够建功立业扬美名。
想到此处主意拿定,
绣绒刀架枪杆说声:
“消停!你慢动手,你慢动手,
听我有话对你说清。
你家住哪州并哪县?
通上你的姓,
报上你的名。
适方才,扯旗砸牌你因何故?
奴家我虽不怪,要你说清。”
高君保说:
“要问我的名和姓,
如雷灌耳、浩月当空,
我家住山东东昌府,
天鹅岭上有我门庭,
我头辈爷爷高覃胜,
他本是两榜进士功。
二一辈爷爷高文举,
御笔亲点状元红。
三一辈爷爷高思记,
他与春校拜弟兄。
高兴州是我的老祖父,
他在那个高平关上大有名,
一个人执掌两口印,
带管过山东六府兵。
子不言父高怀德,
他本是东床驸马公,
美容皇姑是我的母,
少爷我本是金枝玉叶生,
我姓高名琼字君保,
南唐报号路过此山峰。
你不该立牌招夫太狂傲,
少爷我扯旗砸牌我皆因气不公。”
刘金定从头至尾听了一遍,
小嘴儿咕嘣了咕嘣几咕嘣,
“我当你是哪一个呢,
原来是高氏门中的高相公,
怪不得说话带点儿山东味儿,
侉了吧唧儿的那么好听。
奴家问你了,你怎么不问我呀?
你要是不问我偏告诉。
我家住在双锁高山单凤岭,
刘字寨上有我的门厅,
我头辈爷爷刘铭远,
二辈爷爷刘汉中,
三一辈爷爷刘大奈
在河东刘王驾前把臣称,
我的母本是老诰命,
受过刘王三次封,
大哥刘龙,二哥刘虎,
刘金定就是我的名,
年长二九一十八岁,
我直到如今没把婚成。
将军那,咱们二人年貌武艺全都相配,
我请你上山把亲成。”
“呀呀呸!”高君保闻听高断喝,
“黄毛丫头要成精,
婚姻大事要慎重,
这样的脱口而出看的太轻。
你立牌招夫太狂傲,
少爷我不容丫头眼目空。”
说话间,催马拧枪分心刺,
刘金定抡开了大刀忙摭迎,
绣绒刀架住了银杖杆,
“将军那,你住手吧!你且消停。
奴家我自幼儿读过诗书,学过武艺,
昼习文,夜习武,苦苦的用功,
我学成了六韬三略孙武兵法,
习就得排兵布阵,扎寨安营,
刀马纯熟、武艺精通。
奴家我把终身大事看的重,
要配一个才貌双全的美貌英雄。
虽然说普天之下豪杰广,
奴家我埋坐深闺却不知情。
英雄做事需磊落,
你别学那小小气气世俗情,
我大言设牌为会勇将,
真凑巧,我与将军得相逢,
将军那,请请请你就快些请,
请上高山大拜花灯把亲成。”
高君保闻听微微地笑:
“叫丫头你试听,
我倒愿意应婚事,
嘿!你来看,我手中的长枪它不愿应。”
一句话气坏了刘金定,
“姓高的,你这个小子这样的发狂理不通,
来来来呀,你有什么本事只管使,
你大量难把姑娘赢。
要叫你在我的马前走上两趟,
就算你家姑娘学的艺不精。”
说话间抡开了大刀杀上去,
高君保提枪应战抖威风。
叭啦啦,两匹战马好似闪电,
光闪闪刀枪并举耀眼明,
两个人冲杀十几了趟,
没分这个胜败与输赢。
刘金定一行战着心暗想:
高氏门中的枪法果然精。
直砍了一刀败下去,
高君保催马紧追不留情。
刘金定一见心欢喜:
嘿!你算中了我的计牢笼。
霎时间追得马头挨着马尾,
刘金定要用那个擒将飞爪显其能,
只听得扑通啪嗒一声响,
高君保中爪落马摔了个倒栽葱。
跑过来丫鬟七八个,
摁住君保上了绑绳,
单三扣、双三扣,
哪一扣不紧用脚蹬。
刘金定一见开言道:
“叫丫鬟,你们试听,
要绑你们可松点绑,
勒住他的手腕我们心疼。”
她这才收起了飞抓,传令收兵。
回到山寨,咚嘟隆,
得胜鼓打震耳鸣。
来至在寨门以外把马下,
马童接过了马缰绳,
到里边,盔铠甲胄脱了去,
立时就把大帐升,
吩咐一声:“你们给我带带带,
把那被擒的之人带进帐中。”
喽兵们拉的拉,扯的扯,
推的推,拥的拥,
把高君保推到大厅内。
高君保“丫头丫头”骂了几声。
刘金定令旗一摆喽兵退,
大厅里剩下了一群女孩儿兵。
急急忙忙欠身离了座,
走上前亲手给他松开被绑的绳。
慢启朱唇,腮含着笑:
“将军那,这次上山你多受委屈多受惊,
你得恕奴家礼而不恭,
我还是山下那句话,
我问你这一门亲事应不应啊?”
高君保说:“我到南唐去报号,
搭救被困的宋营兵,
你要提婚姻这件事儿,
嘿!你算熬瞎了两只眼睛我也不应,
不应不应,就是不应。”
刘金定一听面带笑,
叫了声:“二不愣登的傻相公,
我看你呀模样俊俏心不俏,
外边苦好内里边空。
出了这个村哪找这个店,
你想一想,哪有十七八岁的大闺女
赶着跟你拜花灯?
你应下吧应下吧,
南唐报号咱们二人一同行,
管保马到就成功。”
刘金定应下了南唐去报号,
感动了君保小英雄,
他这才抬起头来看娇容,
只见她满头乌云巧绾盘子花的髻,
墨根儿扎的本是红绒花儿的绳,
桂花儿油擦头明又亮,
压鬓的金花儿黄澄澄,
柳叶花儿的弯眉长又细,
葡萄花儿的杏眼水灵丁,
玄樟花儿的鼻子,
樱桃花儿的口,
玉米花儿的银牙在口内盛,
元宝花儿的耳朵真好看,
上边戴丁香花儿的钗环耀眼明,
十指尖尖好像晚香花儿的玉,
玉藏花儿胳臂白生生,
马兰花儿的戒指戴满了手,
莲花瓣儿的镯子罩了腕龙,
上身穿石榴花儿的红大袄,
菊花的绦子就把大襟绷,
扣门钉成氆氇花儿的袄,
五个扣子全是金镶边的小莲蓬,
下穿中衣萍果花儿的绿,
八宝花儿的罗裙儿系在腰中,
千百样的花草就在上边绣,
绣的是百鸟朝凤是菊花串成,
紫荆花儿的裤腿,
舌楫花儿的大翼儿,
裙大翻飞,钉着金铃,
她人不动铃不响,
人要一动铃先鸣,
前走一步哗楞的响,
后退两步就响哗楞,
不紧不慢走了那么一个连环步,
唏啦楞啊哗啦楞,
又好看来又好听。
高君保从上到下看了一遍,
腑内辗转暗叮咛:
这位姑娘容颜秀丽可称无双美,
论武艺也是第一名。
我们二人要是成婚配,
她帮我南唐报号定把贼平。
想到此处主意拿定说:
“这门亲事我应承。”
刘金定听见君保应下婚事,
心口窝里扑腾、扑腾几扑腾,
恰好似吃了碗凉药喝了口水,
她把那阿弥陀佛口念千声,
我谢天谢地谢神灵,
将军那,咱们就此拜堂成连理。
明天发兵下山锋。
吩咐一声:“你们下边快把天地桌子摆。”
下边答应就不消停。
一张八仙天井院里放,
油席铺地把红毡蒙。
上头放着一面斗,
三支雕翎一张弓,
弓箭本是如光射斗,
锡纸供在了正当中,
还有一碗万里封侯的寿花儿菜,
点着两盏老齐灯。
一盘栗子一盘枣、
一碗咸盐一棵葱、
一面镜子明又亮、
一缕儿头发墨仔儿青,
这本是古来留下的妈妈论儿,
结发夫妻为早早立子好聪明。
他们二人拜罢了天和地,
小丫鬟搀着姑娘就来到了洞房中。
喽兵道喜赏酒宴,
丫鬟道喜赏花红。
霎时间,天色已晚人走净,
洞房里剩下了夫妻人二名。
刘金定欠身离了座,
满面带笑尊相公:
“我问你,我的公爹他老家好?
我的婆母她老人家可安宁?”
高君保说:“唉,今天晚上不准说话,
我听人说谁要说话谁受穷。”
刘金定说:“我们偏偏偏、爱爱爱,
我发发脾气高高兴,
咱们一说说到了大天明。”
一夜晚景咱不细表,
到了次日太阳东升,
小夫妻商商量量发了人马,
南唐报号奔往寿州城。
这就是双锁山
高君保相会刘金定,
到了下回力杀四门,
疆场以上立大功。

顶一下
(33)
89.2%
踩一下
(4)
10.8%
------分隔线----------------------------
 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添加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订阅号:中国快板网

    微信号:kuaibanwang

 推荐内容

louis vuitton handbags in paris france cheapest authentic beats by dre new balance outlet allston new balance de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