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竹板,响哗啦;快板艺术有了家!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热门tag: 快板 王学义 山东快书 梁厚民 李润杰 新闻 郭德纲 李少杰 河北 更多 >>
首 页  板闻联播 |  快板群星 |  快板听吧 |  快板文本 |  快板有学问 |  跟我学快板 |  专 题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快板听吧 > 李润杰 >

[视频]李润杰:鲁达除霸

时间:2008-07-03 13:5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润杰 点击:
  

快板书:鲁达除霸

表演:李润杰

 

        闲言碎语不要提,表一表英雄好汉他的住居,这位英雄家住在关西潞安府,鼓楼大街住在路西,英雄姓鲁单字名达,人送外号鲁刚奇,英雄他自幼本是爱武的汉,可是硬的不怕软的他还不欺。

  有鲁达十七岁来到了经略府,熬到了六班总头当家的,这一天大老爷打罢了退堂鼓,鲁达没事站在街西。有鲁达正在这街西站,正前方来了梁山好汉两个兄弟,头前走的九纹龙名叫史进,打虎将李忠就在它的后边走的急,他二人正然往前走,猛抬头瞧见了大哥鲁刚奇。九纹龙史进走上近前问了声好,有李忠走上近前作了仨揖,口尊声大哥可得结实。鲁达他举目抬头观看,瞧了一瞧,原来是从梁山上下来没磕头的两个兄弟,鲁达说你们哥俩来到这关西潞安府,倒有什么事,有什么事情快对着哥哥提。九纹龙史进开言道,口尊声大哥请听之,我们哥俩在梁山奉了宋大哥的命,特请大哥你移到了梁山上去聚义去。鲁达他闻听这句话,走上了近前捂住嘴皮,我的傻兄弟此处可不是讲话之地,来来来,咱们找一个酒馆把酒吃。鲁达他就在头前走,在后跟史进李忠两个兄弟。他们行行正走来的快,醉仙居不远面头里,他们三人就把这个酒楼进,有鲁达开言有语叫了声掌柜的,今天我鲁达会朋友,吃多吃少写我的。掌柜的闻听开言道,连叫声鲁头听个端底,你的朋友本是我的客,不写你的就写我的。鲁达他闻听哈哈笑,掌柜的说话真和气。三人可是就把这个酒楼上,腾腾腾,上了楼板一十三梯。他们英雄楼上落下了坐,就在一旁转过来了跑堂的,尊客爷,您老用什么酒用什么饭?把那心爱的菜名对着我提。鲁达说你们这里卖什么样的酒什么样的饭,给我报报菜单子。跑堂的说我们这里卖,山中走兽云中雁,陆地牛羊海里鱼。鲁达说我要你山中走兽云中雁,陆地的牛羊海里鱼,要十二个碟子,八个大碗,当中间来一个火锅子,烧黄二酒要好的。跑堂的闻听不怠慢,接着楼窗喊下去,刀勺案板一起响,不多时就摆上来了一桌酒席。二位贤弟请酒。大哥请酒。请啊,哈哈哈,

  这三位英雄楼上饮酒暂且别表,从打楼下可来了一个惹祸的,要问这个惹祸的她可并不是一个男儿汉,她本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哎她本是一个唱曲的。这个姑娘头上的青丝如墨染,红绒绳扎着两个大抓髻,耳戴着八宝的灯笼穗,可是叮叮当当镶着宝石,脸不搽官粉自来得净,嘴唇要是不点胭脂可怎么是个通红的,她上身穿雨过天晴的实蓝大夹袄,下身的中衣葱心绿,有一双红缎子德绣花鞋,是个半新不旧的,左手拿着个金钱鼓,右手拿着撒拉机,她是一行走啊一行骂,骂声霸道镇关西,小奴我到后来,转时来得了第,我是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我是一定扒了你的皮。叨叨念念来的好快,醉仙居不远面头里。这个大姑娘,迈步可是就把这个酒楼进,开言有语尊了一声掌柜的,这楼上可有人吃酒啊?奴家我们来到劝劝酒席。掌柜的闻听开言道,叫了一声唱曲的姑娘听个仔细,这楼上倒有人吃酒,吃酒的客爷可不是好惹的,你要是唱只管唱,可别给我们东家惹祸去。姑娘说我知道了,不用掌柜的嘱咐心里,这个大姑娘迈步可是就把这个酒楼上,她是慢上楼板一十三梯,瞧见了三位英雄在那吃酒,这个大姑娘飘飘下拜,口尊声三位客爷奴家有礼,可是您老在这吃酒,奴家我们来到劝酒席。

  鲁达他举目抬头观看,瞧了一瞧原来是十七八岁的大闺女,哎她本是一个唱曲的。叫姑娘,要是唱只管唱,鲁爷我们爱听英雄侠义的。姑娘答应说我知道,奴家我们不会唱粉的。左手就打起了金钱鼓,右手催开了撒拉机,唱了仨曲两个段,饶了段黄巢起义,他在五朝门外题过反诗。鲁达他闻听哈哈笑,倒是个英雄侠义的。掏出了银子整整十两,十两的银子拿手里,叫大姐拿到你家买饭去置衣。这个大姑娘不见这个银子不落泪,一见这个银子泪悲啼。鲁达他一见火往上撞,大叫一声唱曲的,我来问你这十两银子莫非说少么?你不该同我的朋友擦我的脸皮。姑娘说您老贵姓高名做何事,您老的府上在哪里?鲁达说我本是花钱来听曲,你可问我的名姓是怎么的。姑娘说小奴家我到后来,运转时来得了第,我好到您家登门叩拜去。鲁达闻听哈哈笑,哈哈,你倒是个有心有意的。我听你的说话语音不对,你不是我们云方此地的。姑娘说我家可不在是您这关西潞安府里住,千里迢迢住在了南直隶,家住在了直隶大名府,离城十里叫金家集,我的父姓金叫金好善,我的母她娘家本姓于,膝下无儿就是我自己,小女我名字就叫金玉枝,我们那个地方年遭荒旱,我们居家几口逃荒去,逃荒投奔我的亲娘舅,我的娘舅他可嫌贫爱富招不得,我的母得了一个气恼伤寒的病,她是一气死在了半道里,就剩我们父女爷两个,逃到您这潞安府关西,您这西关倒有一个郑家店,我们住在了郑家老店里,掌柜的瞧小奴我的容颜长的俊,硬要我做他的二房妻,我的父说你们老夫少妻不般配,怒恼这个霸道掌柜的,手使着大刀往下剁,手使着大刀往下劈,在他店中劈了我的天伦父,将小奴我吊在马棚里,多亏了隔壁的邻居把他解劝,好心的丫鬟叫秋菊,趁此机会把我给搭救,因此才逃出郑家老店去,您这南关倒有一个王寡妇,她本是一个唱曲的,逃到那里我把干亲认,她是干娘,我是她干闺女,三天我可学会了金钱鼓,两天学会了撒拉机,学会了仨曲两个段,因此才落在了江湖里,我们来到了酒楼卖脸皮。

  鲁达他闻听火往上撞,大叫一声唱曲的,我来问你,这个霸道他是做买他是做卖,到底他是个干什么的,你把他的名姓对着我提。姑娘说这个霸道姓郑叫郑老虎,是他?啊,他的外号镇关西,他也做买他也做卖,他本是个杀生害命的,在西关路南开了一个郑家店,路北开了一个肉铺子,人家的那猪肉全卖一吊二,他家的那猪肉硬卖两吊七。鲁达说何人不把那贱的买,什么人偏把他的贵的吃?姑娘说庄稼人不吃他的肉,手提着钢刀骂仨集,买卖人不吃他的肉,手举着钢刀就把人家栏柜劈。鲁达他闻听火往上撞,大叫一声唱曲的,潞安府有祖宗我在,哪路出了个镇关西?来来来,姑娘你在头里走,咱找这个恶霸算账去。鲁达他站起就要走,九纹龙上前拉住了衣,我的哥哥你要找这个恶霸去打架,可用不用兄弟我帮着你?鲁达说头六年我们俩人打过架,他是我咬败的鹌鹑斗败的鸡,我这一脚踢他一溜滚,一拳打他个嘴啃泥,像这样的屈种糠包货,那还用得着兄弟你呀,你们哥俩在这酒楼等一会儿,待我到西关打这个坏东西。姑娘,走吧。这姑娘一听能给爹爹把仇报,扑登登跪倒把话提,好汉爷,我跟您一不占亲二不带顾,您能给我爹爹报冤屈,小女我可无恩可答报,情愿做您的干闺女,我的干爹呀,您好吧,干娘在家可壮实,爷爷奶奶都好吧,我的姐姐妹妹可不离?鲁达说哎,你不认我干爹我也给你的爹爹把仇报,起来吧,我的干闺女,走。哎,走。

  爷两个迈步把楼下,前行可就来到了西关里,这姑娘不走站住了,有鲁达停身看仔细,见路北有三间门脸的大肉铺,杠上钩挂着肉扇子,案子上摆擒刀砍刀幺肉的称,板凳上还坐着五六个伙计,鲁达他看罢走进去。来,那一个是肉铺的掌柜的?伙计们抬起头来看,呦,这不是老总到这里么,这六个伙计站起身来忙施礼,嚯,鲁老总一向可结实?鲁达说谁开的买卖快点讲,把掌柜的名字对着我提。伙计说掌柜的姓郑叫郑老虎,外号就叫镇关西,这是他开的肉铺子,我们这些个人等是伙计。你们掌柜的在家么?在,他现在后院上房里。鲁达说伙计,你到后院去,把我的话学着对他提,你就说有一个大个来买肉,还就提我们俩有亲戚,他要问我们俩什么亲戚,你就说头两天我娶的他二姨。呦,我说鲁老总,您二位素常也不开玩笑,说出可不老合适的。鲁达说他要如果不愿意,你就说你姨夫外边等着你,叫你快去快点去,等时间大了我还着急。哎,好啦。伙计他可闻听不怠慢,他来到了后院上房里,郑老虎正然打算盘呢,一五一十打的急,一一如一一二如二,打了个九九八十一。伙计近前忙施礼,尊了一声掌柜的。郑老虎说什么事啊?伙计说外面来了个黑大个子买肉的。他要买肉你就卖给他,何必还用得着跟我提呀?伙计说那黑大个子跟你有亲眷。有什么亲眷?他言说,他说什么了?他言说,说呀!哦,他言说,说!说出来我怕你生气。我不生气,你说。您不生气?他言说头两天娶的你二姨。呸!你看您还是生气了不是。

  郑老虎闻听心好恼,哪一个敢跟我闹俚戏?他来到了前边留神看,呦,原来是老总鲁刚奇,这个人十七岁就把公门站,现在是六班总头当家的,可是南来的北往的,人家都有相好的,他的交往可真不错,人家的拳脚数第一,头六年我们俩人打过架,我是他咬败的鹌鹑斗败的鸡,我捉摸着我这两下子还真不错,跟他一比是假的,我瞧他的气色还不大对,我还得进前说好的,今天我要是得罪他,他就能扒了我的皮啊。郑老虎玩了个光棍不吃眼前亏,笑嘻嘻的就作揖。哦,这不是衙门里的鲁老总?是我。鲁老总今天有空到这里?对啦。你的名字就叫郑老虎?是。你的外号镇关西?我这个外号他们送的。这是对过是你开的店啊?是,这也是我开的肉铺子?这路南路北一个主啊?是一个主都是小子我开的?你报税了没有?我报了。鲁达说你报税不报我不管,姨夫今天来找你,姨夫我要你一刀给拉五斤肉,里剃骨头外扒皮,五斤肉我要一整块,姨夫我不要零碎的,你多拉一点我不要,你少给一点我揍你。郑老虎闻听心暗想,那有这样买肉的。鲁达说快着点。郑老虎说是是是。郑老虎劈肉的钢刀拿在手,他朝着肉上往下劈,喀哧拉了一大块,锛锛锛儿里剃骨头外扒皮,搁在这个秤上这么一吊,五斤肉不高又不低,这小子真是个好手艺。呵,老总,拿去吧。多少?五斤哪。够么?正好。鲁达说姨父今天吃肉没有钱。郑老虎说您今天没钱赶下集。赶到下集不准有。三集五集我等你。三集五集不准有。十集八集我候你。十集八集也没有。节下算账也不迟。节下算账也没有。年下算账我等你。日子多了我好忘事,忘了我就不给你。郑老虎说那您要不给就算完了,就算兄弟我请你了。鲁达说你是满嘴的放狗屁,你请我我还不饶你,你是混蛋。郑老虎说是是是,我这个人说话没出息着哪。

  郑老虎作揖搭拱往后退,把鲁达闹了个没了主意,心里想这小子真是个活孬种,他硬的帕来软的欺,我明明找他来打架,我骂他他怎么就不着急呢?鲁打他心想真泄气,只好出了肉铺子,女儿。爹爹,怎样?算了吧,你这个仇咱报不得,一进门我就将他骂,他净给我作揖搭拱说好的,你要是跟我瞪瞪眼,摁到了我就扒了他的皮,他就是不跟我把眼瞪,我怎么揍他两下子?都说这小子不讲理,我看他对我还不离,咱们走吧。爹爹,这个狗霸道在店中杀了我的父,就剩下奴家我自己,可我的冤仇对我讲,你言说能给我的爹爹报冤屈,实指望老总真能把仇报,哪料想,你是一个吹气的。嗯,吹气的?看来我的冤仇不能报,倒不如碰死在这里。姑娘她这里要碰头,急坏了老总鲁刚奇,慢着,女儿你暂且忍忍气,待我打这个坏东西。

  鲁达他二次进了肉铺子,姨父我跟你要熟肉,为什么你给我拉生的?哦,鲁老总您是要熟肉呀,赶巧了,今天没有煮熟的,叫声伙计快着点,拿到锅里煮煮去。鲁达说多搁作料你落好,姨父我在这把酒吃,我在这吃着还不算,给我叫上几个大闺女,叫上你姐跟你妹,再叫上你姑和你姨,陪着大爷来饮酒,陪着大爷把酒吃,天要是早我就走,天晚我就住一宿。嚯,鲁达他说话实在的下不去,骂恼了强徒镇关西,呸,鲁达你是不讲面啊,你这人说话了不得,再三再四我让你,左五右六把我欺,你闻名打听访一访,我也不是个好惹的,拼了吧,对了吧,有你没我待要怎么的?郑老虎劈肉的钢刀拿在手,朝着鲁达头上劈,嚓啦一刀剁来了,老总的功夫真不离,一闪身形躲过去,一抬腿踢着恶霸手脖子,就听的嚓啦一声响,劈肉的钢刀当啷一声落在地,有鲁达一个箭步赶上去,抓住恶霸镇关西,下边又使了个扫堂腿,扑通一声摁在地,鲁达说你这个小子横行霸道不讲理,姨父我今天活劈你,抓住恶霸一条腿,那条腿踩的更结实,两膀一晃千斤力,嚓啦劈了两下里,鲁达劈了郑老虎,把我可累的了不得。

(文本与录音略有差异,请注意对照)

顶一下
(43)
91.5%
踩一下
(4)
8.5%
------分隔线----------------------------
 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添加中国快板网官方微信

    订阅号:中国快板网

    微信号:kuaibanwang

 推荐内容

louis vuitton handbags in paris france cheapest authentic beats by dre new balance outlet allston new balance deals